是什么让你遇见这样的我

爱上了这首歌.爱上了一个人.谢谢这个让我不再怀疑自己的人.还是想说声对不起在茫茫人海里让我们变得逐渐透明.


人,是群体的动物(一)

地点:组屋吃饱悠哉中

天气:久久一次凉风吹

体重:。。增加中。。

想要持续写,一定得有一股动力,真不是盖的。却没有动力赢得了我的惰性。但是这次,一打开了话枷子,我决定要继续唬下去。(。。但这句话的热度,好像只持续三分钟。。)

聊聊那里遇到的人吧。一直强调人才是决定我每趟旅程:精彩度/热爱度/沦陷度的要诀,景色依旧,人事已非嘛。擦身而过或仅有一面之缘的都可能是冥冥中按照宇宙的规律运行而安排好的,简单说嘛天意。

从我第一天抵达时说起,第一个交到的朋友就是一个也是独身前来‘打假’的法国女生,Alizee.没有法国舌头还真是念得不精准。不是第一个法国朋友,但却是第一次跟英文不怎么好的朋友相约优游好几天。就算不能真正表达出两方的想法,用力地用心感受,还是能一块玩得不亦乐乎。

第二,一个星期以来都只遇到洋鬼子后,有机会接触到的第一个亚洲女生,还是同样国度的人,是在旅巴上。当时两个小女生都非常兴奋,亦然决定这是难得的缘分,应该要一起携手闯荡江湖。一起相处一个星期后,却演变成是我这段旅程,一直不大想提起的一块。主要是非常不想承认一向认为人缘特佳的自己会有‘遇人不淑’的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当时是佛心来的,容忍度能够如此宽大,但是回想起来,她自个儿也觉得容忍了我不少,两个不同生活背景的陌生人从碰面到相处到要互相了解,不投契就是不投契。强逼着自己持续忍耐或互相伤害,倒不如快快散band,别让丑陋的日子越演越烈。很多人认为如果生活当中能像旅行时这么洒脱就好了,遇到不对的人直接转头说拜!但是你的态度决定你的每段际遇,为了省旅费或互补性勉强凑合在一起,错不在她或他,因为只有家人是不能选择的,当然,可能家婆也是。还是要特别谢谢她。没有她,我不知自己的能耐到哪。没有她,不会让我接下来更容易察觉到每个闯进我旅程的人的可爱。没有她,我怎能知道灰色也是增添色彩旅途的一道选项?

第三,一次过让我遇到三个女生。也就是后来一起组团纽一纽的最佳成员们。之前好像有写过厚,好,有革命情感的应该不用多谈。哈!反正出现无数次嘛厚,当然最重要的是,在一起一段日子后,这帮年轻小妹都拷贝下这个网址,虽然好久没上来刷新了,但以他们神经质的个性,还是有所保留才是安全之道。

不想算了,因为接着会有很多人逐一登场。决定一起找工的辫子帮就一起在生蚝厂见工了。那负责应征我们的,高高个子,挺着一个大肚腩。帮他接上一大把胡子,应该很适合当圣诞老人的Terry。严肃的表情,说起笑话却无比幽默。多数的纽人应该都是功夫如此深厚。他看了护照长发时的我,对照那时超短发的我,瞪大眼睛问我,发生什么事。我就模仿他的口气说,想省省洗发水钱。而过后他也演变成这趟旅程最疼爱我的长辈之一。想起来,我欠他的email好像两年过去了。

找到工作以后,便在一个不是太舒适的民宿里待下了。五个人住在一间大半夜上厕所要顶着寒风走进屋内的房间。颠覆了古时候上茅厕得从屋内提灯到屋外的情况。四人辫子帮嘛,第五人就是来自爱尔兰的邋遢女生。和我们一样爱喝酒,爱吃薯片,面包爱涂花生酱,爱看书。只是这些喜爱也陪伴着她床上,床底,一地。还好,我们还一样爱她。隔壁,就住着一对无烟酒不欢,豪迈大方的马国夫妇。他们对英文真的完全有听没有懂,却在纽超过五年,为的是勤赚钱,让家里两个就读高中的孩子过较好的生活,牺牲掉的,是与孩子共处的时光。安哥安娣对我们这些后辈的出现从刚开始的有所保留到后来的疼惜有加,让我倍觉心疼。他们到纽好久都不敢开车到太远游玩,怕语言不通。有了几个自己国土的小瓜出现,让他们与年轻人交集,仿佛更贴近自己的孩子,对他们来说那是多么开心的事。最近,安娣好像终于闯了她慕名很久的基督城,可爱的你们,加油咯,来,抽根烟!当然,还有就是名宿老板咯!每次洗澡时间都很害怕他在,因为我们这群小毛头,冲的特旧,又在冲凉后洗衣,浪费很多水。我国水源丰足,从来没有太多的限制嘛。纽人澳人旱季时会制水的缘故,用水都非常谨慎,这点我能理解。只是一个小小不能接受的是,洗碗有必要这么抠吗?把全部碗浸泡在温肥皂水里后,直接拿上来用干布擦,这。。我还是会在使用前,再浪费水那么一下,不好意思厚。。

待续。


有一次,我们回家了

那一年,一起吃过的团圆饭。

那一年,一起吃过的团圆饭。

太多的情绪。时而复杂,时而恍惚,时而惆怅。太久太久没纪录心境了。太多太多回忆给遗忘了。怪了,不是七老八十,怎么才游走必留痕迹的地方,很多都记不起名字了。所以,再我还没拖延更久时,硬逼自己快快把青春刻住。

新加坡,迈入第十一年。事业处于半安逸状态。得过且过真的是最贴切的形容词。偶尔,来个闲短优游,过的就挺自在的。

但,这不是我想要过的一生。我没想亦不想庆祝二十周年庆。当然,未来选择看到哪个天空,自己也期待着。在那之前,容许我再回忆起两年前停住的旅记吧!靠,去过纽竟然是两年前的事了。努力连接回忆中。。

毋庸置疑的是美好的回忆都在我们的Roxburgh镇的背包客栈打住。有人说到纽要到不同的地方打工尝试不同的环境。有人说到纽要尽量融入当地人最接近大自然的生活。有人说到纽要认识不同国籍的朋友别搞小团体只混自己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游方式。在我出发以前对这些完全没有自己一套的注解。只知道要去纽西兰体验生活。要去打工度假。要去采苹果。没做多少研究,没准备多少功课,没有多余想法,就只身前往北纽(在完全没理解两岸的具体差别,工作地点,天气时差等。)很笨,却觉得自己很酷很勇。向来不喜欢照着计划游走。不喜欢配对好的方式去决定该走的旅程。喜欢就这样遇到某个人再接上另一个人再连接一大圈子的人。是人,决定了我的旅程,变成我的旅游指标。我的指南针以北还是人。喜欢一个地方,可以是它没有任何特色,只因人绝对朴实。喜欢一个地方,可以只有蓝天白云,却因被友善对待而以为找到世外桃源。

在这小小水果镇,停驻了五个月。离开了又倒回来。只因每个人都抽离不了认定了的家,在另一个国度注入了感情的家。而在‘家’里建立起革命情感不分国籍的大家族,就是暖和家里的电源。说实话这破旧的老客栈,真的外观跟内部一样,让游客前来住宿的理由都不足以搬上台面。涌进来的绝对是一群前来抢水果农场或工厂工的打假(打工度假)人。多数路人只是在前往下一个城市前,停车挑一挑当季新鲜水果,尝尝小镇闻名的几米派(Jimmy’s Pie) ,绝少留宿。而在旺季时,也绝对没有机会有空出的客房让路人歇息。旺季打十一月樱桃季节开始到五月人烟开始稀少的苹果季,镇上主要两间客栈一定不单客满,还超载。一个小厨房60好几人轮流煮饭,6间冲凉房,热水只够供应70%人数,2台洗衣机,没日没夜旋转着。人声鼎沸,争先恐后,兵翻马乱就是那里的景色。

一大群人的时候,就会有不同不同的帮派浮现。大多时候都是以国籍区分。再放大来看就变成以肤色区分。再再放大其实就是一个小小地球村。但是这个大大小世界,人们的思考放松简单很多。派与派之间有良好交流,偶尔搞个派对就是全员投入。到后期工作机会减少,一个个逐渐离开成长时,剩下的成员就更加惺惺相惜了。人数少了一大半吧,在我们每天聚餐的时刻。最爱的聚集地就是这老旧厨房。冰箱永远挤满食物,洗碗槽食物渣塞住没人通,又来哪个混蛋用了锅摆着不洗。分享食物就是那时最光辉的moment。拥抱大家期待的眼神,赞许的笑容,团结就是有人喂饭一起吃的精神。

庆祝生日是最开心的时候吧。虽然每天其实都有不同庆祝的理由。庆祝等于啤酒。就如生日相等于啤酒。同等于礼物就是啤酒。大家没事都爱小酌或大喝 – 酒。烘烤烹饪就是第二大好。每天都是各显千秋的激烈战斗,展开免费试吃的促销活动。饭后聚在32寸电视机前,大家目光都不会在电视上超过30秒,因为聊天打屁发娇声肯定盖过麦克杰生的比利.金。

有一次,大家都盘坐在我们阴暗的‘饭厅房间’,第一次打开隔阂,大聊大喝,只差篝火没能在中间点燃。

有一次,大家一起学习做寿司,来个芥末和普通寿司拼盘,乱塞进大家的嘴巴,辣成一团,笑成一团。

有一次,天文台宣布即将会有流星雨时,一群疯子开了三四部车子前往高原顶着10度天气努力撑着眼皮到后来什么都没有的那一夜。

有一次,农历新年,大家来个大团圆饭,来个纽式捞生,穿的红彤彤,吉吉利利过一个异国年。吓人的是还来个高唱七得隆冬锵,把老外唬得一愣一愣的。

有一次,大伙儿到湖边烧烤。没用手指预算风向,花了老半天在捡柴起火。又大半天在拍照。

有一次,庭院的核桃树结果了。大家纷纷捡起来研究如何拨开大吃,没过几天大家却被女主人教训破坏她核桃树的糗事。

有一次,大家开始疯玩百万富翁牌卡,每一晚都要开台赌上好几圈。每一圈都是无止境的胡闹搞笑。

有一次,大家又突然情定比萨。每一天开始烘烤不一样的口味的比萨,新口味层出不穷,怪异口味更略胜一筹。

回忆忽然一阵冲上脑门,写跟想还真是来不及。很多次,团聚的时光太珍贵了,当下想空出时间来记载都觉得太奢侈。我会再想起来更多的有一次。。

 


春风吹又生

又到了每年这个时候。就是好久没敲敲键盘,发发牢骚,更新博文的时候。

老家。雨天。等待开工的美丽过渡期。

终于,不游走了。但是,也即将在以往那让人郁闷的都市再次展开新生活。让我意外的是,心里竟有些许期待。旅行,有放松的快感。流浪,有未知的浪漫。过后,就是回家的欣然。当然,也许跟期待过春节有关,那份回家团聚的心切,与友人聚餐的欢乐,再来就是分享旅游期间的种种,就属他们是最给面子最捧场的听众。

 

然后春风一过,大家各自归回工作岗位后,发觉自己似乎也不应该沉寂在游玩度日的心态里了。并不是即将‘面对现实’,我本身就十分抗拒这种说法。出去流浪漂泊,难道就很不现实只因他们勇于出去实行梦想?而且,现今社会,大部分人都属中等阶级,大伙儿都出过国。只是宣称自己为游者的,选择了更悠长的假期。外国的景观可是被游者用相机用眼睛捕捉了呀!外国的人文生态可是被游者亲自体验还亲自品尝了呀!读万卷书,是一定要的。并不是拿到漂亮的成绩单拥有张文凭那么简单。而是有知识能赋予社会提升自己的潜质,有智慧能助于沟通能善于表达自己让人信服。不用走遍天下就能那么的利人利己。走万里路,是以身试法的。毕竟读了看了许许多多的游记,纪录片,网路介绍,也不如亲眼看见赢来的那份感动或不屑。对,还有不屑。毕竟每个人的眼光,味蕾,看法,各不一。没有亲自认证,思维岂不是被媒体给操控了?现今社会,人人都在网路上拥有主导权,博文面子书就是宣传自己的最佳管道。政府媒体极力埋藏封锁的,在网路的地球村上可不能及时奏效。扯远了。想说的就是,游者之所以出走,就是要活出自己的精彩。因为不可能有其他人与他有着相同的感官体验。再者,就是各自的抒发管道。最多的,莫过于图片分享。最写实的纪录全在影像中。还有就是游记,博文,论坛,大家都是自己的发言人。

 

出走,也不鉴于走多走少,看多或看少。你的时间你拿捏,你的行程你安排,你的伴侣你决定。合则来,不合则去,没有一套准则,没有规定的手册。束缚自己的只是那本护照,旅费还有本身的道德条规。有的人想走尽世界各个角落。曾经,我的愿望写着环游世界。现在的我却不是每个地方都想去。有了对生活素质的要求,有了安全底线的顾虑。有的人想吃遍天下。这个,很符合我的胃口。吃吃道地的美食,喝喝道地美酒。只要是你荷包允许的,吃多吃少自己拿捏。当然,有些特别的如野味昆虫,就要看你的胆量了。有的人谴责当地人的吃法或一些民俗活动,殊不知以一个外来人的身份来批评人家几百年的历史传承,除了对他们的不尊重外,你凭什么?

以上是我好N个月前没写完的文章。我想,就此打住以留下当时最真确的感觉吧。我,从现在要继续po文了。


热情的冬季

又到了冬末,墨尔本。五,又是阵雨,冻。

离纽西兰都快两个月了,去了一趟东欧,又跨越太平洋到了澳大利亚。仿佛三温泉般,极冷极热又再度犯冷。记录人生真的不是我很在行的事。因为我只有心情郁闷或几度有fu时神来一笔。没有啥纪律更没有调调。纽西兰都没叙述完毕,东欧更不用说了。

只好记录现在了:人在墨尔本,心情平淡。忘了几时订的机票,当时想着自己可以绕岛三个月,很潇洒。来之前,回家一小趟后,却发觉老了,只想待在家。心里却又有那独立的一小块向往着流浪时孤独又诱人的沧桑。记得以前的愿望就是出国留学。不管是要当什么读什么,就只想出国体验外国人的月亮。大了,留学梦妥协成打工度假体验生活。打勾。多了份背包旅行。打勾。一直想空中跳伞。打勾。虽然没绕半个地球,却也觉得不赖了。环游世界,打勾。大家都觉得这是年轻人的热血梦想了。成年人的记事本,我还没翻开。少不了的是,成功事业,美满家庭,顾家老公,有房有车。叉叉叉叉!最不成年的就是任性地不愿去面对这恼人又可怜的成年催泪弹。我是热血少女,不断的诵经催眠自己。至少,这一趟,从拥有成年人小低落又恢复到巅峰。我是热血少女,我是热血少女。。

看了好多台湾背包客栈的部落格呀小贴呀,对来跳小飞机的我是一大重击。因为他们非常排斥来打黑工的外劳。诸如我。哎呀呀,那我往日看到台湾朋友是连提都不准提。但,暂时还没遇到。那,工作方面我又有点自暴自弃。想说应该很幸运,上门问几间就有吧。结果又要履历,又要长期的,我就越挫越矬,没心机找下去了。而打工换宿又个个不缺人,真的让我想,有这么背吗?怎么我每次一开始就有挫败感。但,那也印证了我自我迷信的观念。我凡事都先苦后甜,挨一下下就会有好事发生。结果,真的有人自动叩过来,请我到她家帮忙换宿。就今天来说,我仁至义尽了。粉刷了衣橱,门边就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但我自知手脚慢,又没事干,非常乐意的超时为屋主作一个礼拜的女佣。反正现在有这么舒服的落脚处,又提供伙食,我是超happy的啦!

打工换宿,很多人都说不如工作划算。是的,储到钱自然开心。但,像我这样短暂逗留的,打工换宿带来的,除了认识当地人的生活起居,锻炼自己的体力劳力,收集家居或种植的学问。。就是我最想体验的外国生活啊。直接来个农场生活,果园生活或帮佣生活,又不用辛苦的做到一年半载,又不会真正劳累到需要这份工作过活。开开心心的让我过一下不同分身的瘾。我的履历一下子又可以写下一堆不同的工作头衔了!但别误会,我没易装辟。游牧人如果有特定制服的话,我穿的应该是热血的颜色。

真的,我果然还是热血少女。


%d 博主赞过: